来读读小说 > 大明情报总局掌门人 > 第五十七章:我真正的职务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七章:我真正的职务

小说:大明情报总局掌门人作者:四季风字数:4309更新时间 : 2023-01-25 11:50:29
最新网址:www.laidudu.org
    “蒋大人、王大人,咱就先说说李自成。周遇吉将军真是了不起,以一人之力带着六七千的兵,六天时间打死了李自成七万人马,你们说李自成会是啥感觉?”

    “肯定是怕了呗!”

    “不错!周遇吉将军只有几千兵马就干死他那么多人,北边还有朝廷十来万边军呢?这李自成还想找事儿吗?打死他都不敢,我估计现在的李自成恐怕在和手下的人商量如何防备朝廷的军队攻击他们,所以,李自成虽然有近百万的大军,可是不敢来捅我们这个已经没有几只马蜂的马蜂窝,他怕挨蜇呀!”

    蒋德璟、王家彦听了就笑了,都督的形容太形象了,现在的朝廷可不就是没有几只马蜂的马蜂窝?表面看起来仍然是庞然大物,其实,一阵风过来就能吹倒。

    “东边,山海关,将吴三桂的人马继续调进关内,不瞒两位大人,也是我和皇上商量好的。吴三桂几万人只能守着宁远那座城,四周根本控制不了,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吴三桂为什么要入关?乃是朝廷调他们入京勤王,建虏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么说吧,据我推测,京城里的建虏奸细不止一两伙,恐怕很多的官员都成了他们的朋友,我们朝的什么事儿都瞒不住建虏他们。当然,我这样说不是说有的官员叛变了,而是很多官员没有警惕性,把建虏的奸细当成了好人。”

    蒋德璟和王家彦都点头,可不是这样吗?朝廷的军队一去打李自成,眼看就要将李自成灭了,建虏就入塞,你不得不回防,结果是李自成就死灰复燃了,原来人家建虏将我们摸的如此清楚,主动权都掌握在人家手里了,而要找出这细作,却是不容易的事儿,真是窝囊。

    “如果吴三桂撤到了山海关,宁远会怎么样?建虏肯定要赶紧的占领,李自成没有打过来,要是朝廷下令吴三桂收复宁远,建虏会怎么做?”

    王家彦一愣,随即答道:“肯定会想法守住宁远,说不定还想利用机会消灭我朝的军队。”

    张平点头,“王大人果然有军事素养,我们就利用建虏的这种心里,就叫吴三桂整顿兵马,囤积粮草,将建虏拴着宁远这地方,只要他们不入塞,我们就争取了时间。”

    蒋德璟终于明白了,“都督和皇上的谋略真高。”

    王家彦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蒋德璟,我说蒋德璟蒋大人,皇上有这谋略吗?你也是老臣了,皇上啥样你还不知道?这都是都督想出来的好不好?

    “南边,史可法史大人已经带着兵向京城而来,黄得功将军是一位和周遇吉将军一样的猛将,接到勤王的命令就去找史大人了,现在两个人合兵一处,正急速赶来。马岱将军虽然资历浅,但也是一位猛将,调马岱将军去扫清漕运,也是在下和皇上商量的一步棋,马岱将军和史大人汇合后会将皇上的密旨交给史大人。安排是这样的,黄得功将军分兵扫清鲁东南和豫西的流寇,向西进发,逼迫流寇压缩西撤,而周遇吉将军将领兵向南攻击李自成部,保定后军指挥刘忠嗣接任马岱的保定总兵后,将在紫荆关、倒马关做出攻击态势,朝廷再下令左良玉分兵压向河南,不管左良玉有多大的动作,是来真的?还是应付,朝廷将形成对李自成部的多方位的压迫,这样,李自成就不能不收缩防线寻求自保。皇上不是令蒋大人去南方收集红薯、马铃薯的种苗了吗?这时候,就该蒋大人发挥大作用了,在收复的灾区推广种植,几个月后百姓就有吃的了,流寇在河南中东部山东安徽一带恐怕就没有市场了,这样局势就初步稳了。”

    蒋德璟和王家彦听了顿时都竖大拇指,我擦!都督运筹帷幄呀!我们还担心着急呢?唉!俺们俩是百多活了三十多年了,咋就没有都督这格局呢?

    “皇上给史大人的密旨中将令史大人带兵抓捕山东总兵刘清泽,然后将山东的兵马带到京城编入京营,这样,京城也就不空虚了。”

    王家彦听了感到这样一来,大局一下子就活了“都督,你真是神机妙算呀!诸葛亮在世也不过尔尔。”

    “哪里!这都是皇上的谋略。”

    二人听了张平说的话都笑了,皇上?皇上要是有这样的谋略能混成这样?

    “接下来,就该说说下一步破局的办法了,两位大人,是不是我们喝一碗?”

    蒋德璟和王家彦一听立刻就端起了酒,“喝!干了!”

    奶奶呀!今天是心里是从来没有的敞亮,喝醉也要喝。

    “清莲,咱俩再喝一口?”

    刘清莲的脸红扑扑的,相公,你和两位大人喝呗,别管我,你老和我喝酒干嘛?你这人,也不怕两位大人笑话你?“相公,奴家不喝了。”

    窦美仪看到张平再一次要和刘清莲喝酒心里酸溜溜的,爷,刘清莲有啥好的呀?你咋对她这么好呢?刘清莲这贱人,别不识抬举,相公和你喝酒,你咋还拿捏起来了,就这样还当大夫人?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王家彦端起酒,“都督夫人,来,下官也敬你,咱赶紧喝完,还要听都督讲呢。”

    蒋德璟就笑了,王家彦这家伙真是急性子,既然王家彦端起了酒,我也端起来吧,别让人家笑话我倚老卖老不懂礼数。

    刘清莲只好喝完了酒。

    “那个,我接着讲,下一步我们怎么办?关于这个我也和皇上商量过,先干建虏,消灭他一部分人马,他们小民族,没有多少人,满打满算也就能召集十万兵马,我们想办法弄死他三万四万的,你看他还敢入塞吗?”

    “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的军队和建虏的军队差距太大了,人家全是骑兵,我们缺的就是骑兵,步兵咋和骑兵打?你想打人家,人家比你跑的快,你打不着人家,人家想打你,用马队踏,也能将你踏死一半子,所以,我们要想办法,要利用战术和不对称打击来战胜建虏。”

    王家彦和蒋德璟都楞了,王家彦问道:“都督,什么是不对称打击?”

    这是后世的战术,张平笑看着王家彦,“举一个例子,人家列成,你也列阵,双方冲锋厮杀,这叫对称作战。建虏骑兵不是厉害吗?假如我们不和他照面,远的时候用炮轰他,短兵相接的时候,我们的士兵用燧发枪打他,叫他干着急没办法,我们有的他们没有,这就叫不对称打击,概括的讲就是用我们的优势办法去消灭敌人。”

    王家彦恍然大悟,“下官明白了,怪不得都督要派人去找毕懋康呢?”

    “对了,本都督在山西之所以能打败李自成救下周遇吉,乃是本都督的手里有超级火炮,直接将李自成的人轰的不得不跑,你们想,要是我们的兵人人手里有一杆枪,离的老远直接将建虏干死,建虏还能嚣张吗?”

    王家彦高兴啊,端起了酒,各位,我先不敬你们了呀,我要自己喝一碗。

    “另外呀,我这里还有一种秘密武器叫手榴弹,也是单兵用的,过两天,我留在山西的弟兄就来了,我教过他们,干这事他们已经轻车熟路,他们到了后,火炮、手榴弹就开始大量的制造。”

    “手榴弹是啥玩意?听名字好像是士兵用的家当。”,蒋德璟问道。

    张平答道:“手柳弹就是点着了扔向敌人的炸弹,最大的特点就是能爆炸,可以炸成几十个小弹片向四边飞去,特别适合近距离作战,如果有几十人同时将手榴弹扔向建虏,我估计建虏都要后悔入塞,火炮、燧发枪加上手榴弹,灭他三五万人还是难事儿吗?”

    王家彦、蒋德璟立刻就被张平所说的景象惊呆了,我的娘!都督是咋想出这办法的?

    张平嘿嘿一笑,“这些都是小把式,不值得一提,我和皇上商量过了,我们的战略战术就是南边先稳住李自成,利用时间差先消灭一部分建虏,让他们老实两三年,借这个时间将李自成、张献忠灭了,安抚灾民,让老百姓安定下来,然后再挥师辽东,不仅要将我们丢掉的土地拿回来,还要彻底的消灭建虏的贵族和军队,然后在那个地方驻军,设置官府,派遣我们的传教士去哪里推广我们的信仰、文化、文字、生活习惯,由其是建虏再不能留那么难看的头型了,通过一代人让建虏的后代忘记他们自己的语言、文字,都特么的说汉话、写汉字了,哪特么的还有建虏。”

    挖槽!这想法远远的超越了蒋德璟、王家彦的认知,事情还可以这样做吗?两个人仔细一想还真是可以这样干,如果真的这样,就从根上消灭了辽东的战争根源,都是一样的人了,打什么仗呀?

    不服不行呀!蒋德璟、王家彦直接站起来躬身施礼了,“都督,今后,我们俩就唯你马头是瞻了。”

    张平一摆手,“错了,错了,我们都唯皇上的马头是瞻。”

    “对!对!对!我们都紧跟皇上干大事。”

    “倒上酒,咱们再干一碗。”

    到这时候,酒喝起来就有滋味了。

    擦!自己要干的事儿,硬说是皇上说的,功劳还记在皇上的头上,做臣子的要有这点觉悟,放下碗,张平说道:“下边呢?我就开始传达皇上的旨意,给两位大人安排活了。”

    “请吩咐!”,蒋德璟、王家彦都站起来了。

    张平两手下压做出手势,“坐!坐!坐!我对二位说,要实现这个计划,首要条件是我们必须造出大量的先进武器,要快!要赶在建虏想入塞的前面,所以,皇上准备成立工业制造局,昨天晚上皇上已经对蒋大人说过了。”

    “但光靠一个蒋大人怎么能行呢?所以,兵部和工部要全力以扑的配合蒋大人,哦!对了,皇上已经决定成立大明科学院,蒋大人已经是大明科学院的院长了,级别与内阁首辅同级,皇上授权蒋大人可以调动一切官员,授天子剑,不听话的打一顿,故意捣蛋的先砍了。”

    “王大人,你们兵部什么最多?人最多,所以,当前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听从蒋大人的安排,派人将附近甚至更远的地方的善于制造的能工巧匠全都召集到京城来。”

    王家彦站起来了,“请都督放心!请皇上放心!”

    张平笑了笑,“我擦!王大人,以后不能这么说话,请皇上放心才是真的,知道不?我对你说,要是让东厂的人听见了就是事儿。”

    王家彦一听就吓了一跳,“都督,你这里没有东厂的人吧?”

    张平笑了,“王大人别怕,东厂的人都让王承恩安排去干别的事儿了,这里没有东厂的人,王承恩敢在我这里安排眼线,明天我叫他去菜市口报到,别看他伺候了皇上二十多年!嘿嘿!不瞒二位,等我的那六百弟兄赶来了,我就将东厂收编了,成立情报局,专门针对建虏、李自成,自己人监督自己人有啥意思?我现在的真正职务是情报局总督,这中军左都督是恩赐,不是真的差事,以后大家也不用担心被监视、被监听了。我还对你们说呀,这个情报局是秘密单位,马上要针对建虏、流寇开展行动了,你们两个不是外人,我才敢对你们说,千万不要往外说,要是建虏和李自成知道朝廷有这样一个单位,我的那些弟兄的差事可就不好干了,掉脑袋的几率就成倍增加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org。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