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万古神帝飞天鱼 > 第三千九百五十七章 宇宙中最大的秘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千九百五十七章 宇宙中最大的秘密

小说:万古神帝飞天鱼作者:飞天鱼字数:5095更新时间 : 2023-01-24 00:07:55
最新网址:www.laidudu.org
    阿芙雅已经获取了天堂界精灵族和青天部族大族宰青云阙掌握的箭道奥义,数量接近三成。

    若再加上另外两位箭道主神的奥义,就可掌握五成以上,从而主宰箭道。

    箭道,主攻伐。

    箭道奥义,是除了光明奥义外,阿芙雅欲提升战力最想获取的力量。

    另外两位箭道主神,分别是盘古界翼族的族长和元界的七箭神尊,都在东方宇宙。

    天庭诸神对古之强者成见极深,东方宇宙最之。

    所以阿芙雅想要以和平的手段,得到箭道奥义会非常之难。

    东方宇宙的诸神,绝不想看到又一尊充满不确定性的古之强者崛起。能限制她的力量,肯定会尽最大程度去限制。

    阿芙雅想要去东方宇宙,强行夺取箭道奥义,则必先过盘元古神那一关。

    对她来说,风险和难度巨大的事,张若尘做起来却容易得多。

    血土寂静,四周昏暗。

    张若尘的两绺乌黑鬓发在微风中轻摇,道:「我可以为你作保,请轩辕涟、赵公明,或者真理殿主,去和盘古界、元界的神灵谈,箭道奥义并不难取。但为你作保,是要冒风险的。」

    阿芙雅望着看不见边际的血土,道:「我可以为你炼制出一支比雪域星海神军更强的神军。」

    禅冰不动声色,并不认为由她率领的雪域星海神军可以被超越。

    若能得到这片血土中的古尸,雪域星海神军就算恢复不到当年的水平,也相差不远。

    张若尘道:「始女王所说的神军,九百年前就开始炼制,我已解析透彻其中奥秘。所以,这已不能成为你的筹码!况且,这不是我用《不死法咒》换的吗?」

    阿芙雅道:「帝尘想要什么,可直言。」

    「我想要你的记忆。」

    张若尘道:「一位始祖的记忆,一位始祖对古往今来种种秘闻的认知,才是最宝贵的东西。你若一直将所有事都藏着掖着,我其实不敢为你作保。」

    阿芙雅道:「我只记起极少的意识片段!帝尘想知道的,我未必答得上来。」

    这一点,张若尘信。

    张若尘道:「我想知道最重要的。」

    禅冰难以理解张若尘到底想要知道什么,是想知道通达始祖的路?

    但,先不说阿芙雅只是残魂归来,不可能有完整的前世的始祖感悟。就算有,讲出来,意义也不大。

    每个人修炼的道都不一样,始祖路也截然不同。

    禅冰吸收了罗恸罗的始祖尸身、神源、残魂,对始祖路有一个模糊的轮廓,所以,深悉这个道理。

    阿芙雅想了想,问道:「你们相不相信长生不死者的存在?」

    换做以前,张若尘可以坚定的回答「不相信」。

    但,经历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有古之强者残魂归来,也有碲、石矶娘娘、乱古魔神这种以特殊手段活到这个时代的大修士。见过活了九世的异天皇,也看到第二儒祖的留言,甚至和疑似「长生不死者」的黑暗诡异交过手。

    站在了高处,就能看到无数以前弱小时看不到的真相。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我想是存在的。」

    阿芙雅又道:「那你相信古往今来那些天资绝艳的始祖存不存在?」

    此话一出,禅冰和张若尘的眼神,齐齐盯向她,心跳不禁为之加快。

    阿芙雅道:「宇宙中,最大的悖论和最大的秘密,就在于此了!」

    「如果长生不死者存在,他们怎么会允许始祖诞生?换做你们是长生不死者,可以为所欲为,掌握天地众生的生杀大权,你们会允许

    威胁你们的力量出现吗?」

    禅冰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窒息感,道:「恐怕宇宙中,有修士达到天尊级,或者半祖,就会被长生不死者重点关注。」

    阿芙雅道:「但,古往今来的的确确诞生了不少始祖,留下了功法、神器、传说、传承。这难道不是悖论吗?」

    张若尘道:「始女王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阿芙雅慎重的道:「所以,宇宙中最大的秘密就是,每一位存在于传说中的始祖,背后至少应该有一位长生不死者的支持。他们的出现,有特殊的意义,是长生不死者最重要的棋子。包括距离这个时代最近的大魔神、天魔、第二儒祖、不动明王大尊,短短一千多万年,诞生了四位始祖,本身就太反常了!也说明了这个时代的特殊性!」

    ……

    西天佛界。

    夜雨潇潇,如同密密麻麻的珠帘从天垂落,打得瓦片滴答滴答、

    雨水汇聚,从屋檐沟槽倾斜而下,积水渐深。

    屋檐下,一桌二蒲团。

    七十二品莲手持一卷经书观阅,矮桌上的灯盏明灭不定。

    慈航仙子一步步从雨中走来,雨水到达她头顶自动滑向四方。远处的黑暗中,隐隐可见一道道气息强大的黑影。

    「请坐!」

    七十二品莲目光没有从经书上移开。

    慈航仙子平静幽淡,无惊无惧,坐到矮桌对面的蒲团上,道:「佛有十戒,首戒不杀生。」

    「你能做到吗?」

    「至少不会滥杀无辜。」

    七十二品莲的目光从经书上移开,看过去,道:「他们在我这里根本不算生灵,不算生命,所以,不存在杀生的说法。修佛,先修心。但凡心关过,十戒不加身。」

    慈航仙子看向屋檐处的雨水,道:「这些事六祖教你的吗?」

    「不是。」七十二品莲道。

    慈航仙子道:「在六祖故居讲出这番如坠魔道的佛理,就丝毫都不心虚吗?不怕玷污了六祖的清誉?」

    「你的佛道太狭隘了,你根本不懂六祖。六祖天真自然,弥勒童心,笑看人间丑恶,他若在乎清誉,他老人家便达不到佛祖的至境。」

    七十二品莲又道:「这等境界,迦叶佛祖尚不可比。」

    「佛祖之祖在于佛法和心境,没有高低。」慈航现在道。

    七十二品莲道:「那么,自我白骨观后,迦叶佛祖为何心境崩溃了呢?」

    慈航仙子瞬间了然七十二品莲见她的原因。

    「轰隆!」

    电光划过,夜空现惊雷。

    不远处的洗相池,满池莲花光华莹莹,与雨雾融合在了一起。

    慈航仙子道:「你竟然也知道‘自我白骨观,的典故。」

    七十二品莲道:「你别忘了,我也是修佛者,是跟随过六祖的修士。传说,迦叶佛祖一生救苦救难,功德无量,自认为已经明白万事万物的真谛,但唯独对自己产生了疑惑,于是观自己,发现自己竟是一具白骨。」

    「心境崩溃后,迦叶佛祖选择了三身分离。代表一身功德和知识的‘报身,,选择了投胎转世。」

    「代表佛祖万千化身的‘应身,,被他自斩。唯有毗那夜迦这一化身,携带极乐世界逃脱一劫。」

    「而代表佛祖真身和生命本体的法身,消失在了所有典籍的记载中。只留下摩尼珠和婆娑世界!很有可能,就是后来的冥祖。」

    「佛化冥祖,好生讽刺。」

    七十二品莲对迦叶佛祖没有半分尊敬语气。

    慈航仙子道:「一切都只是传说。」

    「原来

    你也会说违心的话。」

    七十二品莲放下手中经书,站起身来,望着洗相池上空的那片五彩云。

    云中,就是婆娑世界的入口。

    她道:「我观察你很多年了,从你出生开始。甚至,从你的上一世开始!我很清楚,你和婆娑世界的联系,本以为你是婆娑世界的世界之灵。」

    「直到张若尘将毗那夜迦的舍利交给了你,让你修为大进,我才明白,你根本不是什么世界之灵,而是迦叶佛祖的报身转世。」

    「哗!」

    七十二品莲身形换移,出现到慈航仙子面前,一指击在她眉心。

    顿时,慈航仙子体内飞出无数形象不一的佛影,意识和魂灵被打得离体,男、女、人、畜、恶鬼、修罗、罗刹……世间万千种种皆有,如同六道显轮回。

    七十二品莲眼中闪烁异彩,道:「一万道,你这是刚好到了第一万世,已经觉醒了部分记忆。好一个万世佛,好一个隐藏在人间的不死轮回者。积万世功德于一身,犹如长生不死药,吃你一口肉,至少可续命万年。」

    一瞬间后,所有佛影全部回到慈航仙子体内。

    七十二品莲已经坐到原来的蒲团上,心虚变得平静,道:「你知道你还活着的意义吗?」

    慈航仙子道:「一个连自己活着的意义都讲不清楚的人,怎么能向他人问出这个问题?」

    「我不是来与你辩道的。」

    七十二品莲道:「你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冥祖的备份。若有一天,冥祖的长生不死路走不下去了,你就是他的退路。与其成全他,不如成全我。得你万世功德,万世知识,万世感悟,我必证始祖大道、佛祖大道。」

    慈航仙子那只有十七八岁的面容,却有着非凡的幽淡,道:「我就在这里,远不是你的对手,你要取,尽管夺。但你得明白一件事,如果你说的冥祖真的存在,他会让你成功吗?你确定现在就要和他为敌?」

    七十二品莲凝视着慈航仙子的双目,继而,看向远处的夜幕,道:「此事不急!先陪我看场戏如何?带上来吧!」

    夜雨中,静修苍老的身体,戴着枷锁,一步步艰难的走了出来。

    在他身旁,站着一位身穿红色僧袍的佛修,脸上长满刀刻般的皱纹,眼中毫无佛蕴,反而充满一种幽深莫测的邪异。

    若是张若尘在这里,就能将他认出,正是失踪了的冥殿殿主,文至仁。

    「阿弥陀佛!」

    慈航仙子双手合十,道:「以阁下天尊级的修为,何至于拿西天佛界的一位普通佛修?他早已斩断红尘,皈依佛门,不该有此一劫。阁下胸怀若止于此,此生都不可能证道始祖。」

    「我之所为,不需要任何人来教。」

    「跪下!」

    七十二品莲威势外放,直接压断静修双腿,跪在泥泞中。

    慈航仙子豁然起身,眼神不再那么平静,道:「你若杀他,必被池瑶女皇感应到,也就暴露了你藏身西天佛界的秘密。天下谁人不知,帝尘正满宇宙找你。」

    七十二品莲并未理会慈航仙子,看向静修,道:「我欲取你的鲜血,施展煈血咒,咒杀池瑶和她的子女。但,你有一次选择的权利,只要你臣服于我,主动献出体内血液,我就饶过你和池瑶。」

    静修面容远比七十二品莲预估中要平静,道:「你不是要饶过贫僧和池瑶,而是要留下我们,威胁张若尘。逼他做他不愿意的事,以达成你的目的。」

    「先咒杀他的子女,以让他的心境,遭受沉重打击。」

    「再借此机会,逼他放了神秘剑修,又或者是第二儒祖始祖界中的黑暗残躯。」

    七十二品莲

    点头,道:「没错,是这样。我很清楚,红尘的情仇没那么容易斩断,一个父亲,不知要狠心到什么地步,才会对自己亲生女儿的生死置之不顾。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会答应我对吧?」

    静修沉默了许久,道:「其实,你要达到目的,根本不需要征求我的意见。你只是想羞辱我,以达到你内心已经扭曲的报复快感。你想此刻跪在这里的是不动明王大尊,是想羞辱他……啊……嗡嘛……呢……叭咪吽……」

    七十二品莲隔空探手出去,抽取静修的血液和神魂,眼神冰冷到极点。

    慈航仙子欲要阻止,身体却被压制得动弹不得。

    站在静修旁边的冥殿殿主,露出狰狞而痛快的笑意。

    「嘭!」

    就在这时,六祖故居的大门,被一剑劈开。

    一位手持重剑的年轻男子走进来,长发披散,身形卓屹,浑不在意雨水湿透衣袍,道:「放了他!你很清楚,你就算杀了我母亲,杀了我的两个妹妹,父亲也绝不会妥协。你知道我来了,你这场戏,是做给我看的,是想逼我回昆仑界帮你救人,与父亲为敌,与天下为敌。」

    七十二品莲收回力量,但并没有将静修的血液和神魂退返回去,托在手心观看着。

    池昆仑那饱经风霜的身形,终于走出黑暗,来到静修身旁,将他搀扶起来:「外公,我帮你疗伤。」

    静修闭目轻轻摇头,随着体内佛光流动,断掉的双腿,很快重新续接。

    但,因为血液和神魂的大量流失,他极为虚弱,仿佛苍老了几万岁。

    七十二品莲道:「你不早就是我们中的一员了吗?你师尊呢?他怎么没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org。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