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读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九百九十二章 始祖非是不可敌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千九百九十二章 始祖非是不可敌

小说:万古神帝作者:飞天鱼字数:5135更新时间 : 2023-03-18 01:50:58
最新网址:www.laidudu.org
    「我在你体内,感应到了大魔神的始祖血气。既然如此,便先送你上路。」

    九首石人声音浑厚而刺耳,凝视雄霄魔神殿。

    他似乎并不认为自己是大魔神,而是有着属于自己的精神意念。

    只是用眼神凝视,始祖秩序便源源不断向雄霄魔神殿汇聚,将这座威能无穷的神殿,禁锢在半空。

    包裹雄霄魔神殿的阵法铭纹,被九首石人眼神中释放出来的光华,快速磨灭,燃烧起来。

    身在殿内的盖灭,拼尽全力调动溃散的血气,快速凝聚肉身。

    逃,是痴心妄想。

    唯有恢复战力,方有一拼之力。

    「轰隆!」

    盖灭骨架上的血肉,才重聚一半,雄霄魔神殿的防御阵法已尽数崩灭。

    「哗——」

    始祖的神魂和精神,如流光瀑布,涌进入殿内,形成碾压性的气场威压。

    盖灭看着进入殿内的九首石人的精神光影,脑海中,不自觉回想起乱古时的种种,浑然忘记继续凝聚肉身,一连后退数步。

    大魔神是不败的,手段酷烈,弹指可碾压不灭无量。

    在乱古,大魔神的话,就是天地规则。

    九首石人的精神光影眼中露出一道蔑视,浑然不理会被心魔和恐惧压垮的盖灭,张开数十丈高长的嘴巴,将殿内属于盖灭的血气,源源不断吞吸。

    盖灭的身驱一半血肉,一半骨架,承受着始祖威压,牙齿紧咬。

    蓦地,他怒发倒竖,长啸一声:「盖灭,你是至上柱,从恐惧中走出来,走出来,否则此生都休想再进一步……吼……战!」

    盖灭全身浮现出无尽魔纹,精神意志冲破始祖神魂的威压。

    脚掌猛然一踩,一圈圈规则蔓延出去。

    脚下,一片亿里魔土显现出来,头顶呈现紫色星空。

    「乱古时,你无敌宇宙,无人敢违逆你的意志。但今日的在场诸位,绝不像乱古时的那些群魔一般,如同一盘散沙,相互猜忌,各自为营。就算有人想要反你,也找不到盟友。」

    「今天,有他们在,我凭什么怕你?」

    盖灭想到了此前张若尘毅然决然进入幽冥地牢的身影,想到了无所畏惧的天姥,听到了禅冰不惜自爆神源的声音。

    他们都不畏惧,自己怎能畏惧?

    盖灭身上气势不断攀升,胸腹肌肉不断膨胀,一只手持着一根魔神石柱,脚尖一掂,腾跃而起,直向九首石人的精神光影挥去。

    「给我去死!」

    「轰!」

    九首石人的精神光影爆开,化为一粒粒光点。

    盖灭落到地上,大口喘息,未等他生出丝毫喜色。外面,九首石人真实的巨大石手,抓住了雄霄魔神殿。

    五根如同山峰的手指,将雄霄魔神殿捏得「吱嘎」作响,始祖之力向殿内涌灌。

    「嘭嘭!」

    殿顶塌陷,墙壁破碎。

    在始祖力量面前,哪怕是大魔神曾经自己采集无数材料炼制出来的神殿,依旧不可挡。更别提盖灭修炼出来的魔土和星空,自是土崩瓦解。

    盖灭感受到那只石手传出的不可抗衡的秩序之力,空间和时间皆被禁锢。他可不是天姥,穿着后土嫁衣,可以破开始祖秩序,逃出九首石人的手心。

    「在别人眼中你是至上柱,在始祖眼中,你还是个孩子。」九首石人语气中不含情绪和感情,只有淡漠和蔑视。

    星空破碎,亿里魔土不断崩灭。

    眼看盖灭就要被捏碎在石手掌心……

    遥远处,朝天阙的金色光华,照亮

    整个魔气大世界。

    便是黑压压的魔云,都散开不少。

    大地,蒙上了一层金辉。

    张若尘挺拔的身姿,站在清虚殿的殿顶,头上悬着天地棋台。一枚枚黑白棋子,规律的在虚空沉浮。

    随着荒月和五彩琉璃罩,在张若尘左右手升起,包裹朝天阙的数十万里神血海洋沸腾起来。

    「哗!」

    杀纹、神纹、阵法铭纹,潮水一般,向身躯高达万里的九首石人奔涌而去。

    所过之处,魔气被尽数冲散。

    九首石人的九首中,唯有羊首,淡淡向涌来的杀纹风暴瞥了一眼。

    这些足以威胁天尊级性命的力量,在他看来,却是毫无意义。

    不可能破得了他的始祖石身。

    的确是如此,毁灭性的杀纹风暴,被九首石人身周的始祖秩序和规则逐步化解。就像是亿万层无形的墙,可以阻挡一切攻击。

    杀纹风暴,到达九首石人身上的时候,如一阵飓风,仅卷起地面的沙石。

    「哗!」

    张若尘展着双翼,从飓风中冲出,手持巫鼎的一只鼎足,以全身力量,击向九首石人抓着雄霄魔神殿的那只手臂。

    朝天阙爆发出来的杀纹风暴,虽未对九首石人造成威胁,但却让张若尘成功靠近过去。

    实际上,不灭无量级数的修士,想要打破始祖的规则秩序,靠近始祖,都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

    差距,就是如此之大。

    「不自量力。」

    不知是九首中的哪一首,如此说出一句。

    九首石人将雄霄魔神殿扔出,击中疾速飞来的张若尘。

    这可不是简单的力量,蕴含始祖神力,一旦被击中,张若尘就算不死,肉身和神魂也必然遭受重创。

    「哗!」

    张若尘像一道血色的光华,以超乎寻常的速度,穿过破破烂烂的雄霄魔神殿,手中还提着盖灭。

    九首石人早就见识过始祖血翼的速度,因此,就在张若尘和盖灭飞出雄霄魔神殿的瞬间,一只三千里长的金色佛手印,拍压下去。

    便是这时,被九首石人打入进地底的妖龛,爆发出明亮的时间印记光海,将他万里高的石身笼罩。

    天姥亦是笔直一剑,从正面劈下。

    两大半祖出手,逼得九首石人将大部分力量调离出去,施展神通应对。

    打向张若尘和盖灭的佛手印暗淡了几分,被二人挡下。

    即便如此,二人还是被打飞到了数十万里外。

    盖灭吃了大亏,血气被九首石人吞了不少,道:「看到没有,雄霄魔神殿都被打得千疮百孔,这种级别的战斗,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掺和。不如去魔气大世界的外面袭扰?」

    张若尘从地底飞出,震散身上的尘土,目光凝视远处的战场,道:「这种级别的战斗,的确不是我们可以掺和。但,能掺和的,只剩我们了!乱古有多血腥,你比我更了解。」

    盖灭看着血光中的张若尘,哈哈大笑起来,道:「你张若尘没有舍弃我,而是冒险近身始祖将我救下。这等传奇之事,已经可以流传千古了!既然欠你一条命,今天便陪你战到底。」

    「但眼前这样的局势,你有什么底牌,赶紧拿出来吧?总要让我看到一丝希望。」

    没有禅冰和雪域星海神军的张若尘,战力也就与他半斤八两。盖灭不相信,张若尘会如此冒险,进入始祖的始祖界,做纯粹送死的事。

    毕竟如今的张若尘,背后可是关乎着无数人的生死。

    这沉甸甸的责任,不允许他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哪还有什么底牌,不过是尽力而为罢了!」

    盖灭皱眉之际,却听张若尘又道:「我对天姥有信心,也对昊天和石矶娘娘有信心。」

    张若尘将蚩刑天交给了盖灭,继而,唤出另外三鼎,脚踩血红色的太极四象图,向战场风暴的最中心而去。

    「要不要这么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也是半祖呢!」

    盖灭虽心中不承认,但,实际上,已被张若尘身上那股无所畏惧的气度折服。便是大魔神和天魔,在张若尘这个境界,也绝不可能有他这般风采。

    盖灭瞥了蚩刑天一眼,道:「来吧,我们两个来唤醒天魔始祖界的力量,以削弱那九首石人。」

    蚩刑天将天魔山从神境世界中搬移出来。

    盖灭道:「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蚩刑天嘴唇动了动,不知道骂出了一句什么,继而割破手腕,再次放血。

    魔血化为瀑布,从天魔山顶流淌而下,继而又分成无数条血红色的溪流,进入魔气大世界。

    就像血管一般,四散而开。

    天魔山本就是天魔始祖界的一角。

    在它出现的一瞬间,魔气大世界便风起云涌。受九首石人操控的始祖规则和始祖秩序,变得不再那么随心所欲。

    蚩刑天的魔血,侵入魔气大世界,更加剧了这种现象。

    「唰!唰!唰……」

    天魔山的地底,一连飞出三十六块石碑。

    每一块石碑上,都有天魔的身影,或持枪,或拔刀,或化龙……

    「准备倒是够充分!」

    盖灭瞥了一眼升空而起的三十六幅《天魔石刻》,没有疗伤,片刻都不敢耽搁,直接释放出五成的吞噬天道奥义。

    渐渐的,盖灭的魔体越来越庞大,像是要和天魔山比高低。

    他吸气成风,吐气如云,大喝道:「今日我盖灭化主宰,天下魔道之气,种种规则,尽入我腹。」

    盖灭体内燃烧起黑色魔焰,不知使用了什么禁法,对吞噬天道奥义的利用竟是越来越多。最后,冲破极限,达到无限接近吞噬主宰的高度。

    这是当初雷罚天尊,在无定神海才能进入的战斗状态。

    随着盖灭化身准吞噬主宰,这座大世界中的魔气,源源不断,向他汇聚而来。

    按理说,这座大世界,是九首石人的始祖界,一切力量都受他的操控。而现在,蚩刑天和盖灭却在抽夺他的力量,削弱他的实力。

    「轰隆!」

    九首石人踏破了时间印记光海,将妖龛中的碲重创,暂时掩埋到了始祖界的深处。

    直到此刻,他终于感受到了威胁,望向天魔山方向。

    「找死!」

    九首石人的八颗头颅,相继飞了出去。

    得到了后土嫁衣的天姥,固然难缠,一时难以收拾,但盖灭和蚩刑天却是在直接威胁他的根基,必须尽快解决。

    他双腿难以离开魔气大世界,因为他这具石身,必须借用大魔神和天魔始祖界的力量,才能爆发出始祖级的力量。

    若始祖界都被侵蚀,对他的影响可想而知是何等巨大。

    八颗头颅,男首长出半透明的男子身驱,女首、佛首、蛇首、羊首、骷髅首、十眼首,皆是如此。

    唯有法印首,依旧是一道古老而神秘的印记。

    他们散发出来的气息,皆达到天尊级,犹如八位绝世强者。可想而知,一旦让他们赶赴天魔山,必然可以以摧枯拉朽之势,将盖灭和蚩刑天碾成齑粉。

    天姥往八首飞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带着深深的担忧。

    只见,血

    色的朝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朝阳中,张若尘展着一对血翼,驾驭四鼎,独自迎向始祖八首,道:「他们交给我了,谁都别想从我这里过。」

    男首虚影道:「狂妄!」

    「就凭你一人?你还不是天尊级的修为吧?」羊首虚影道。

    「撕碎他,我要饮他的血。」蛇首虚影的嘴里,吐出猩红的信子。

    佛首虚影双手合十,埋头疾行:「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

    八首从地面或者半空,八个不同的方向,各自施展最强战法,向张若尘攻伐而去,要将他一击而灭。

    「轰隆!」

    惊天动地的碰撞后。

    九首石人的八首八身,被血色朝阳打得倒飞出去,气浪掀得大地层层翻转,尘土飞扬。

    本是紧张不已、密切关注那边的盖灭,失声大吼:「怎么可能?那可是八尊天尊级,便是半祖遇之,都要逃遁。」

    定睛看去,只见,血红色朝阳中,除了有着一对始祖血翼的张若尘,另出现了五位老者将他拱卫。

    五位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各不相同,分属太古生物的五族。

    「帝尘,此次我等出手后,可就不再欠你人情了?」其中一位太古生物老族皇低沉着声音说道。

    另一位太古生物老族皇,道:「他帮我们化解了冥祖布置在我们魂灵中的意识诅咒,我们帮他应对始祖之祸,双方谁都不亏。」

    张若尘道:「诸位放心,我张若尘说话一贯算数。走吧,谁战死了,我亲自送他的遗体回黑暗之渊。」

    「哗!」

    张若尘离地飞起,率领五位老族皇,向九首石人的八首八身攻伐而去,阻止他们逃回本体。

    先前示弱,等的就是九首石人出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aidudu.org。来读读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aidudu.org